東亞3位著名的女性領導人,北邊是韓國總統朴槿惠,中間是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,南邊是緬甸國務資政兼外交部長翁山蘇姬。隔著太平洋,美國可能出現第一位女總統希拉蕊。朴槿惠的父親是故總統朴正熙,翁山蘇姬的父親是緬甸國父,希拉蕊則有個做了8年總統的夫婿。與她們相比,蔡英文沒有庇蔭,卻面對著更艱鉅的挑戰。

歷任南韓領導人出訪,首站必是美國,次站是日本。可是朴槿惠一改傳統,第二站選擇了中國,而且是訪美之後1個多月就去了。北京當局喜出望外,當即定位為最高規格的國是訪問,習近平更是專門設了家宴款待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朴槿惠不時強調自己熱愛中華文化,說自己深受馮友蘭的《中國哲學史》影響,訪問期間更使用中文演說。結束訪問之際,她與習發表共同聲明,強調兩國的「戰略合作伙伴關係」。2015年,她又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。投桃報李,北京與北韓的關係也更朝著朴槿惠期待的方向發展。

但這一切水乳交融,並未影響朴槿惠部署「薩德」系統之決心。這廂與北京修好,那廂也要顧及美國。北京惱火之餘,只好拿另外的韓國女性出氣,例如抽換電視劇的韓籍演員。

翁山蘇姬師法朴槿惠,首次出訪的非東協國家是中國,之後才是美國。北京對翁大加禮遇,且當即協調緬甸的反抗軍領袖出席緬甸政府召集的和平會議,未幾並交付2架運-8飛機給緬甸。翁的面子、裡子全有了。

但回過頭來,翁向美國沒有少要東西,例如美國立即解除了對緬甸的經濟制裁。在北京時,翁會見的關鍵人物之一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;在華府,她把目標指向世界銀行。

至於希拉蕊,在外交上的失著太多了。布希政府決定出兵伊拉克,時為參議員的希拉蕊投了贊成票。政權更迭後,希拉蕊成為國務卿,卻主張美軍撤離伊拉克,結果是伊斯蘭國成形,危害日烈。接下來,她支持涉及恐怖行動的埃及穆斯林兄弟會,卻又不肯認定奈及利亞的博科聖地為恐怖組織,結果前者造成埃及動亂,後者致使博科聖地更猖狂,成為最惡名昭彰的國際犯罪集團。

她違反協議,硬是以軍事行動對付利比亞,結果終結了格達費政權,卻換來了全國動盪,竟致美國大使被殺。她背棄了美、俄間的默契,結果加劇了雙方不快,普丁乾脆拿下克里米亞。美國除了經濟制裁,別無他法。

日本在2012年把釣魚台國有化,從此東海多事,當時國務卿正是希拉蕊。至於南海情勢升高,幾個重要的起源點正是她擔任國務卿之際,例如2011年,她站在馬尼拉灣的軍艦甲板上,強調「菲律賓與中國的南海糾紛,美國支持盟國菲律賓」,從此美國背棄了中立,捲入了南海紛爭。

伊拉克戰爭時,中國的GDP是美國的八分之一,今天這個數字已經變成四分之三。希拉蕊顯然輕估了大陸的走向,又錯估了美中關係的態勢。美國毫不掩飾的把中國視為假想敵,這要歸「功」於希拉蕊。難怪《國家利益》雜誌稱,希拉蕊的外交紀錄「為歷任國務卿最差者」。

蔡總統可以借鏡朴槿惠,可以借鏡翁山蘇姬,更要以希拉蕊為鑑戒。

(中國時報)

samanty4pj1j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